酒精作用该不该为暴力行为买单

近期某起恶劣的暴力行为事件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暴力行为一直以来都是社会健康与社会安全十分看重的问题,极端情绪和言语冲突都是引发的恶性伤害事件的很大因素,而酒精的作用同样也不可被忽视。例如此次案件中,施害者及其同伴都是在饮酒后做出恶劣且冲动的极端行为,然而酒精作用不能成为犯罪的借口,更不能成为任何被害者被指责的理由。那么饮酒到底对暴力行为有什么样的助推作用,或者施暴者在酒精的影响下认知和情绪调节功能处于怎样的状态从而导致了极端的攻击行为呢?普渡大学做的一项关于认知与情感在酒精促进下对伴侣的暴力行为研究,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新的认识。 Alcohol-myopia theory (AMT) 认为酒精的药理学特性会减弱注意力,限制个人对外部和内部信息的感知,同时也会降低个人理性处理收集到的感知信息的能力。酒精会导致饮酒者降低对于外界鼓励性和抑制性信息的理解能力,例如本次事件中被害人明确的拒绝言语和肢体动作并没有让饮酒后的施害者意识到外界强烈的抑制性信息,反而继续恶劣行为。Giancola 及其同事(2010)假设由酒精引起的对挑衅的关注会产生一种普遍的负面情绪,随后转化为愤怒情绪状态。 然后愤怒的情感可能会通过激活联想网络从而引发报复想法来促进攻击性,进一步集中在煽动者的行为上,并产生一种激发攻击行为的兴奋状态。 在本研究中,我们将在美国两个不同的城市地区采集的其中一人有高家暴倾向和酗酒历史的情侣作为样本,检验了现有理论和研究中提到的导致酒精摄入与暴力行为相关的一些认知和情感的因素。 假设1:和清醒的被试相比,酗酒后的被试在伴侣的刺激下会展现出更激烈的家暴行为。 假设2:和清醒的被试相比,酗酒后的被试在伴侣的刺激下会展现出更强烈的负面情绪,以及愤怒和有攻击性的认知状态。 假设3:改变负面情绪、愤怒和有攻击性的认知,会减弱酗酒和家暴行为的相关联系。 过程 本研究中的情侣均有一方为酗酒者且在近一年内出现过至少一次家暴行为 (根据本人或伴侣报告)。经过筛选本研究最后包含249名被试 (男148人,女101人),这里请注意只有酗酒的一方才是被试者,被试的伴侣只是配合测试,以下提到的“被试”均为酗酒且出现过家暴行为的一方。Table 1展示了被试的背景统计情况,除了背景信息的问卷外,被试还分别在测试前完成了冲突策略量表 (在以往冲突发生时的表现),饮酒模式问卷和酒精成瘾鉴定测试。 Taylor Aggression Paradigm (TAP) 是一个测量被试的肢体攻击行为的标准范式: 测试分为两天完成,第一天被试主要完成以上提到的测试量表。在第二天测试之前,实验人员为了增强测试的真实性,会提前告知被试他们是来参加“酒精与反应速度测试”的,此时会测试被试的血液酒精含量,确保他们在测试前都是清醒状态。 Table1 情侣两个人会被带入不同的测试间,在每次电脑屏幕上显示“准备”-“按下空格键”之后,情侣两人要分别在各自的键盘上以最快的速度摁下空格键,当屏幕上再次显示“松开空格键”之后,情侣两人要分别在各自的键盘上以最快的速度松开空格键。动作较快的一方的屏幕上会显示“你赢了,可以向对方进行电击”,动作较慢的一方的屏幕上会显示“你输了,将会被对方电击”。电击程度为1(几乎无感)-10(疼痛)可供赢家来选择。

阅读更多